男篮世预赛第四窗口期目标已达成但差距肉眼可见

2022年9月4日

8月29日,随着男篮以80比67的比分战胜巴林,男篮世预赛亚大区第四窗口期比赛已完成。截止目前,两胜日本、两输澳洲、胜哈萨克斯坦、巴林,接下来还要两次对阵伊朗,以及再和哈萨克斯坦、巴林各交手一次,但正如主教练杜锋所说“这次窗口期也是达到了我们的目标”,的确,男篮目标是完成了,但即便进入世预赛,凭现在这支队伍,可能会输得很惨。

第一场对阵澳洲,我们输了几分,差距还不是很大。赛后,看了统计,发现失误很多。于是,第二场没有开战前,舆论都认为有希望赢澳洲。结果,对阵澳洲的第二场前三节还势均力敌,但比赛第四节直接,被打了个26:3,国内最硬朗的后卫赵睿因打得憋屈,情绪不稳第四节直接被杜锋按在替补席。郭艾伦16中3,孙铭徽以及国内联赛MVP胡明轩对球队基本无贡献。要知道澳洲这支出征的队伍在世预赛正赛大概率不会走远,更何况男篮。

通过男篮亚洲杯以及世预赛,明显感觉周琦涨球了,但他仅仅只是在澳洲打了一年多。我们也在感慨,如果每个位置上都有一个类似周琦的球员,我们也不至于实力排行榜位居亚洲第八。而由我们国内联赛组成的球员到了国际赛场往往撑不过第四节,甚至在第三节就了,这个问题已经不是什么新出来的问题,而是老问题一直未解决,包括鼎盛时期2008年奥运会姚明为核心的那支队伍。也就是说以国内联赛培养的精英为班底组成的男篮,到了国际赛场是没有竞争力的。

坚持走出去。今年冲击NBA失败的余嘉豪,经过美国特训,回来后减重20斤。他表示,在训练中投了三分球,而且还很准,训练师还诧异他没有在比赛中投三分球。这种理念表明,中锋如果慢了就会被针对,如果不会三分,就会影响球队的战术执行。这种体系下培养的最具代表的球星就是希腊怪兽“阿德托昆博”,我们不奢求人人都要冲击NBA,但“洋务运动”的确可以有效规避国内联赛的弊端。

联赛要改革。昨日,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正接受审查调查,让我想到了体育与教育仍然存在天然的隔阂。教育口培养的球员路径:小学、中学、大学,体育口培养的球员路径:区业余体校、市体校、省体校,但真正能够进入国家队的都是体育口培养的球员,姚明所推行的从大学生挑选球员进入联赛的想法和初衷,可能会无计可施。教育口提供的基数,体育口培养了专业,如果两者没有很好地结合,联赛可能永远只能在有限的球员中被迫作出选择。

球员要奋发。在刚刚结束的国羽世锦赛,男单“全满冠”队员林丹说,国家队的选手们需要有更高一点的目标,把拿下奥运会和世锦赛这样的冠军当作自己的目标去努力,如果没有这样的劲头,那么平时的训练就是训练,就像是走过场一样。的确,我们不需要“中国的乔丹”,不需要“中国的拉莫斯”,我们需要的是姚明,需要的是线号位”。

路径要打通。周琦被迫出走澳洲,反而涨球了,国家队反而受益了。但郭艾伦想走,却被卡住动弹不得。这里面涉及俱乐部和地方体育局的利益,但球员没有自主选择,如果这种路径不通,损害的还是国家和球员自身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标签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