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近卡塔尔世界杯:夜观星象之F组欧洲红魔迎来谢幕、枫叶军团或成黑马

2022年11月14日

北京时间11月21日0时,2022国际足联卡塔尔世界杯将迎来揭幕战。在卡塔尔世界杯倒计时之际,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城事频道与上海体育学院新闻与传播学院联合推出“走近卡塔尔世界杯”专栏,走近首次在中东以及阿拉伯地区举办的世界杯,领略足球盛宴首次在北半球冬季举办的独特魅力,观察历史最小的世界杯主办国最终交出怎样答卷。

北京时间11月21日0时,2022国际足联卡塔尔世界杯将在海湾球场打响揭幕战,全球球迷越发关注世界杯这一足球盛会。f组的出线形势较为明朗:上届世界杯亚军克罗地亚队、季军比利时队狭路相逢,两队实力突出但阵容老化严重,状态较上届有明显下滑。更为年轻的加拿大队、摩洛哥队冲劲十足,说不定会带来惊喜。

比利时队 世界排名:2,晋级世界杯次数:14,最好成绩:季军(2018年)

自2018年10月以来,“欧洲红魔”比利时队霸榜国际足联男足世界排名3年之久,到今年3月才被巴西队打破垄断。比利时队实力提升,得益于“黄金一代”集体涌现:库尔图瓦、德布劳内、阿扎尔、卢卡库等顶级球星组成豪华班底。其中,效力于曼城队的凯文·德布劳内,是比利时队最闪耀的明星,被称为“现役最强组织中场”。

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与“手术刀”般的直传球,是他最为显著的标签。由于缺少世界杯、欧洲杯、欧冠等重量级赛事的冠军荣誉,德布劳内在竞争金球奖等个人荣誉上吃亏不少。现年31岁的德布劳内,需要抓住任何一个夺冠的机会。

比利时队的后防线老化过于明显。比利时队主打三中卫阵型,3名主力中卫托比、维尔通亨和德纳伊尔的年龄总和已达95岁,被戏称为“百岁山组合”。另外,3人均已淡出五大联赛,竞技水平较上届世界杯下降明显。

移动速度缓慢的防线,加上大举压上的进攻风格,让比利时队后防空虚。面对新生代前锋凌厉的反击,这条“年迈”的后卫线已难堪大任。在防守赢得冠军的年代,本届世界杯可能是比利时“黄金一代”最后的余晖。

克罗地亚队   世界排名:12,晋级世界杯次数:6,最好成绩:亚军(2018年)

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,在“金球先生”莫德里奇的带领下,克罗地亚队历史性地杀入世界杯决赛。4年过后,“格子军团”的阵容全面老化,“黄金一代”逐渐走向凋零。37岁的莫德里奇依旧保持着良好状态,在世界杯亚军加持下,收获诸如金球奖、世界杯最佳球员等多项个人荣誉,还带领皇家马德里队斩获西甲、欧冠等多座冠军奖杯。

与4年前相比,莫德里奇身上的担子重了不少,拉基蒂奇等出色帮手分别隐退,让“魔笛”在中场需要承担更多任务。卡塔尔世界杯,大概率是莫德里奇在世界杯的“告别演出”。

与比利时队相反,克罗地亚队在锋线位置上出现人才断层。前主力中锋曼朱基奇退役后,球队一直无法找到合适的中锋人选。曼朱基奇精湛的射术、强大的心理,让他在大赛屡建奇功,他在欧冠决赛、世界杯决赛均有进球纪录。

曾经的突破手“佩剑”佩里西奇也已33岁,克罗地亚队进攻火力不足,将成为一大隐患。“格子军团”的黄金一代谢幕,曾是“黑马”的他们,这次可能会被新晋“黑马”淘汰。

摩洛哥队   世界排名:22,晋级世界杯次数:6,最好成绩:十六强(1986年)

摩洛哥队经历了混乱的1年。2021年9月,摩洛哥队两大核心马兹拉维、齐耶赫与时任主帅哈利霍季奇产生冲突,双方关系降到冰点。在缺少两名主力的情况下,摩洛哥队仍顺利闯进世界杯。今夏,马兹拉维和原主帅哈利霍季奇的矛盾有所缓解,得以重返球队大名单,但头号球星齐耶赫仍不愿为国出战。

无奈之下,摩洛哥足协只得临阵换帅,在今年8月31日宣布解雇哈利霍季奇。接替他的是在国内执教的勒格拉吉,由此齐耶赫也重回国家队,再度披上摩洛哥队战袍,代表“阿特拉斯雄狮”第二次出战世界杯。

齐耶赫的回归,让摩洛哥队的前场有了最锋利的箭头。马兹拉维、阿什拉夫组成的双边翼卫,也会为前场输送足够的火力。留给新帅勒格拉吉仅有两个月备战时间,球员对新帅战术框架的理解可能不到位,队员之间的磨合是最大问题。

加拿大队    世界排名:41,晋级世界杯次数:2,最好成绩:小组第四(1986年)

卡塔尔世界杯,是加拿大队历史上第二次参赛,距离他们上一次的世界杯征程,已过了36年。1986年,“枫叶王国”加拿大队首次参加世界杯,三场小组赛1球未进,全负出局。

本届世界杯,加拿大队的实力不容小觑。虽仅位列第四档球队,他们却是以中北美区预选赛头名的成绩晋级。预选赛阶段面对世界杯常客的美国队、墨西哥队,加拿大队以1胜1平未尝败绩。加拿大队的阵容非常年轻,队内头号球星是效力于拜仁慕尼黑队的阿方索·戴维斯。

戴维斯年仅21岁,是目前全球身价最高的左后卫,风驰电掣的速度、强大的过人能力,让他的前途不可限量。在加拿大国家队,戴维斯被主帅赫德曼放在左边锋位置。在戴维斯的带领下,年轻的加拿大队力争进球、积分完成“零”的突破。

(作者朱可鉴系上海体育学院新闻与传播学院2020级本科生,上海体育学院副教授陈国强对此文亦有贡献)

标签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